2019 冠狀病毒病導致的持續嗅覺喪失與長期認知問題密切相關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報告

此外,深切治療部留醫可讓長者的認知障礙症風險增加一倍

聖地亞哥2022年8月3日 /美通社/ — 今天在聖地牙哥和網上舉行的 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阿滋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AAIC®) 2022 上報告的多項研究揭示對可能預測、增加或保護 2019 冠狀病毒病和疫情對記憶和思維能力影響因素的新洞見。

在 2022 年 AAIC 上報告的主要發現如下:

  • 來自阿根廷的一個組別發現,持續喪失嗅覺可能比最初 2019 冠狀病毒病的嚴重程度更能預測長期認知和功能障礙。
  • 根據芝加哥 Rush 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 的一項研究,深切治療部 (ICU) 住院留醫與長者認知障礙症風險增加一倍相關。
  • 在疫情期間,女性性別、沒有工作和較低社會經濟狀況在來自九個拉丁美洲國家的大型研究人群中,與更多的認知症狀相關。
  • 在同一個拉丁美洲人口群體中,在疫情期間發生正面的生活變化(例如與朋友和家人一起花更多優質時間共處或將更多時間花在大自然中),減少了疫情對記憶和思維能力的負面影響。

阿滋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s Association) 醫學和科學關係副總裁 Heather M. Snyder 博士表示:「2019 冠狀病毒病已經令世界各地數百萬人患病及死亡,而新興的研究表明,該疾病對某些人的記憶和思維也存在長期影響。由於這種病毒可能會與我們共處一段很長的時間,因此識別認知症狀的風險和保護因素長遠來說可有助治療和預防『冠狀病毒長期症狀』。」

持續喪失嗅覺與 2019 冠狀病毒病的嚴重程度相比,更可預測認知障礙

阿爾茨海默病協會 SARS-CoV-2 感染慢性神經精神後遺症聯盟 (Alzheimer’s Association Consortium on Chronic Neuropsychiatric Sequelae of SARS-CoV-2 Infection) 的阿根廷研究人員跟進了 766 名感染了 2019 冠狀病毒病年齡為 55-95 的成人,並進行了一系列定期的身體、認知和神經精神科測試。在研究組別中,88.4% 受感染,而 11.6% 屬控制組。

臨床評估顯示,三分之二受感染參與者出現功能性記憶障礙,其中一半屬嚴重。另一組認知測試確定了三個表現下降的群體:

  • 11.7% 顯示只出現記憶障礙。
  • 8.3% 在注意力和執行功能出現障礙。
  • 11.6% 顯示多領域(包括記憶力、學習、注意力和執行功能)障礙。

統計分析顯示,嗅覺持續喪失是認知障礙的重要預測,而不是最初冠狀病毒病的嚴重程度。

布宜諾斯艾利斯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olica Argentina 大學教授 Gabriela Gonzalez-Aleman 持牌專業輔導員兼博士表示:「我們對冠狀病毒病感染帶來重大長期認知影響的原因獲得更多見解,或至少有能力作出預測,可讓我們更有效追蹤病況並著手開發預防方法。

入住 ICU 可能會顯示較高的認知障礙症風險

作為芝加哥 Rush University System for Health 計劃一部分的 Rush 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 (RADC) 的研究人員使用了五項沒有已知認知障礙症患者 (n=3,822) 的不同研究數據,以觀察 ICU 住院情況。ICU 住院以往與較年長患者的認知障礙相關,但只有很少研究探討他們是否增加認知障礙症的風險。 

他們審查了 1991 年至 2018 年(疫情前)的 Medicare 醫療保險索償記錄,而他們每年使用標準化的認知評估檢查來阿爾茨海默氏症和所有類型認知障礙症的發展。在平均 7.8 年的跟進中,至少有 1,991 名 (52%) 參與者出現最少一次 ICU 住院;1,031 名 (27%) 在研究納入前有一次 ICU 住院;961 名 (25%) 在研究期間有一次 ICU 住院。

研究人員發現,在年齡、性別、教育和種族的分析中,住院治療與阿爾茨海默氏症住院風險提高 63% 和所有類型認知障礙症風險提高 71% 相關。在按其他健康因素(如血管風險因素和疾病、其他慢性疾病和功能性殘疾)作出進一步調整的模型中,關聯性更強:ICU 住院與阿爾茨海默氏症風險提高 110% 和所有類型認知障礙症風險提高 120% 相關。

RADC 流行病學專家 Bryan D. James 博士說:「我們發現,ICU 住院與社區長者認知障礙症的風險增加一倍相關。由於年長人士的 ICU 住院率高,特別是因為 2019 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的 ICU 住院人數大幅增加,這些發現可能非常重要。了解 ICU 住院和認知障礙症發展之間的關聯性,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

James 補充說:「我們有必要進行更多研究來確認這些發現,並查證可能增加認知障礙症風險的因素。例如,究竟是將某人送到醫院的嚴重危疾,或是住院期間可能修改的程序會導致認知障礙症風險? 」

疫情期間的一個正面生活改變可能可以抑制認知症狀

來自中美洲和南美各國的研究人員在疫情早期曾研究社會人口統計因素和疫情相關生活變化是否與出現認知症狀相關,包括記憶、注意力和其他思維能力問題。

在該研究中,來自拉丁美洲九個國家/地區的 2,382 名年齡為 55-95 的西班牙語成人(平均 65.3 歲,62.3% 女性)完成了一項網上或電話調查、進行了一項電子認知測試,並填寫了一份評估 2020 年 5 月至 12 月疫情帶來正面及負面影響的稽查表。在總研究人口中,145(6.09%)人出現了 2019 冠狀病毒病的症狀。

參與者來自:烏拉圭 (1,423 人,59.7%)、墨西哥 (311 人,13.1%)、秘魯 (153 人,6.4%)、智利 (152 人,6.4%)、多明尼加共和國 (117 人,4.9%)、阿根廷 (106 人,4.5%)、哥倫比亞 (50 人,2.1%)、厄瓜多爾 (39 人,1.6%)、波多黎各 (19 人,0.8%) 及其他 (12 人,0.5%)

主要結果:

  • 目前沒有工作和處於較低社會經濟狀況的女性在疫情早期都以獨立方式顯示與更多認知症狀相關。
  • 疫情期間的負面生活變化,例如經濟困難和社交活動有限,與更多認知症狀密切相關。然而,這種關聯在疫情期間報告至少一項正面生活變化的研究參與者較弱,包括與朋友和家人一起花更多時間共處或將更多時間花在戶外大自然中。

聖地亞哥加州大學醫學和精神病學系副教授兼老年病學、老年病學和紓緩護理科 (Division of Geriatrics, Gerontology and Palliative Care) 差異研究所長 María Marquine 博士說:「在疫情期間識別認知症狀的風險和保護因素,是拓展預防工作的重要一步。疫情期間正面生活變化的經驗可能可以抑制負面生活變化對認知症狀的有害影響。」

Marquine 補充說:「這項研究是拉丁美洲和美國不同國家/地區的調查員(其中許多以往從未與對方合作,並只有有限的資源)如何在困難的情況下合力朝著一個共同目標努力,致力促進對阿爾茨海默病的科學理解,以及這種多元文化合作關係可以產生的重要貢獻。」

關於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AAIC®)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AAIC) 是世界上匯集來自世界各地研究人員的最大型聚會,專注於阿爾茨海默症和其他認知障礙症。作為阿爾茨海默症協會研究計劃的一部分,AAIC 是產生關於認知障礙症的新知識及培養重要大學研究社群的催化劑。
AAIC 2022 首頁:www.alz.org/aaic/
AAIC 2022 新聞室:www.alz.org/aaic/pressroom.asp
AAIC 2022 主題標籤:#AAIC22

關於阿爾茨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s Association®
)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是一個致力阿爾茨海默症護理、支援和研究的全球志願健康組織。阿爾茨海默症協會的使命是透過加速全球研究、推動風險降低及早期檢測,以及盡量提高護理質素及支援,引領終結阿爾茨海默症及所有其他認知障礙症的道路。我們的願景是一個沒有阿爾茨海默症及所有其他認知障礙症的世界®。請瀏覽 alz.org 或致電 800.272.3900。

  • Gabriela Gonzalez-Aleman, LCP, Ph.D., et al.Olfactory dysfunction but not COVID-19 severity predicts severity of cognitive sequelae following SARS-CoV-2 infection in Amerindian older adults. (Funders: Fundación de Lucha contra los Trastornos Neurológicos y Psiquiátricos en Minorías (FULTRA); Alzheimer’s Association)
  • Bryan James, Ph.D., et al. ICU hospitalization and incident dementia in community-based cohorts of older adults. (資助者:National Institute on Aging)
  • María Marquine, Ph.D., et al. Cognitive symptoms among middle- and older-age adults in Latin America during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pandemic: Risk and protective factors. (資助者: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Executive Committee on Research, Philanthropic Gift to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Division of Geriatrics, Plan Ibirapitá Uruguay (Inclusión Digital de Personas Mayores))。

*** AAIC 2022 新聞稿可能包含與以下摘要中報告不符的更新數據。 

擬題 ID66868
標題: Olfactory dysfunction but not COVID-19 severity predicts severity of cognitive sequelae following SARS-CoV-2 infection in Amerindian older adults 背景: 2019 冠狀病毒病至今已影響超過 3.8 億人。感染可能導致長期後遺症,包括神經精神科症狀。在較年長的成年人,2019 冠狀病毒病後遺症與早期阿爾茨海默症類似,並可能與其分享風險因素和血液生物標記。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 Consortium on Chronic Neuropsychiatric Sequelae of SARS-CoV-2 infection (CNS SC2) 已建立協調的定義,以及確定和評估方法,以評估和縱向跟進 2019 冠狀病毒病年長患者隊伍。我們在阿根廷的一個潛在隊伍中展示了一年的數據。
方法:參與者 (n=766) 是較年長成人(≥60 歲),從省級衛生登記處納入,包含所有 SARS-CoV-2 測試數據。我們隨機邀請在康復後 3 至 6 個月內進行 PCR 2019 冠狀病毒病測試狀況分層測試的長者,不論症狀嚴重程度如何。評估包括使用 Schedules for Clinical Assessment in Neuropsychiatry (SCAN) 和臨床認知障礙評分表 (CDR) 的訪問;神經認知評估、情緒反應量表;以及神經科評估,包括半定量嗅覺功能測試、機動功能、協調力和步態。
結果:我們評估了 88.4% 受感染的參與者和 11.6% 的控制組。教育年數為 10.36 ± 5.6 年,而年齡為 66.9 ± 6.14 歲。2019 冠狀病毒病期間的護理水平如圖 1 所述。標準化認知 Z 分數將隊伍分為 3 組,與正常認知能力相比下表現下降:只有記憶障礙(單一領域,11.7%);注意力障礙+執行功能障礙,但沒有記憶障礙(兩個領域, 8.3%);以及多領域障礙(多個領域,11.6%)。邏輯恢復表明,貧血的嚴重程度(而不是臨床狀況)可顯著預測認知障礙。控制組沒有嗅覺功能障礙。認知障礙的定義是 Z 分數低於 (-2)(表 1)。SCAN 臨床評估顯示,三分之二受感染患者 (CDR ≥ 1) 出現功能性記憶障礙,其中一半屬嚴重。在 1 年後進行的電話跟進顯示高度依從性(4 位參與者拒絕)。五人在跟進時過世。再感染的發生率(10% 至 23% 之間)沒有受到疫苗接種時間表(表 2)的影響。
結論:縱向隊伍具有非常高的依從性。持續性嗅覺障礙可預測 SARS-CoV-2 感染後持續的認知和功能障礙,而不是基於 2019 冠狀病毒病的最初嚴重程度。

Presenting Author 
Gabriela Gonzalez-Aleman, LCP, Ph.D. (gabigoa@gmail.com)
布宜諾斯艾利斯 Pontificia Universidad Catolica Argentina

提議 ID61678
標誌:Cognitive symptoms among middle- and older-age adults in Latin America during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pandemic: Risk and protective factors
背景:2019 冠狀病毒病疫情至今已影響全球各地人口生活,並可能對認知健康產生負面影響。自我報告的認知症狀與發展阿爾茨海默症和相關認知障礙症 (ADRD) 相關。在疫情期間識別認知症狀的風險和保護因素,是朝著拓展 ADRD 預防工作的重要一步。我們的目標是探討在預防 2019 冠狀病毒病的疫苗供應前,拉丁美洲的中年和老年成年人之間出現認知症狀的關聯性,包括社會人口因素和生活變化。
方法:在拉丁美洲生活年齡為 55-95 歲的西班牙語成人 (n=2,382,表 1) 在 2020 年 5 月至 12 月之間完成了一項網上調查。認知症狀透過共有 12 題問題的每天認知認知 (ECog) 問卷進行評估。與疫情相關的負面(例如,經濟困難、有限的社會活動)和正面(例如,與密友一起花更多優質時間共處或將更多時間花在大自然或戶外)生活變化透過流行病/疫情影響稽查表 (Epidemic-Pandemic Impacts Inventory) 來衡量。社會人口因素包括年齡、教育年數、性別、職業和社會經濟狀況 (SES)。協變量包括自 2020 年 3 月(估計疫情在拉丁美洲開始時)以來的時間、完成調查的國家,以及出現了 2019 冠狀病毒病症狀。多元線性恢復模型在 ECog 總分上運行,包括協變量和社會人口統計因素(模型 1),然後增加負面和正面生活變化及其相互作用條件(模型 2)。
結果:模型 1 顯示女性性別 (p= 0.04)、目前沒有工作 (p= 0.02) 和處於較低社會經濟狀況 (p<.001) 都以獨立方式與更多認知症狀相關。模型 2 顯示了負面和正面生活變化 (p<.001) 之間的顯著相互作用,表示負面生活變化與更多認知症狀有顯著關聯,但在疫情期間報告至少一種正面生活變化的參與者中,這種關係較弱(圖 1)。
結論:在某些拉丁美洲人口中,認知症狀可能更常見,包括女性、沒有工作和處於較低社會經濟狀況的人。疫情期間正面生活變化的經驗可能可以抑制負面生活變化對認知症狀的有害影響。這些風險和保護因素可能可以用於預防工作。

發表作家 Maria Marquine 博士 mmarquine@health.ucsd.edu
加州拉霍亞聖地亞哥加州大學

提議 ID67719
標題:ICU hospitalization and incident dementia in community-based cohorts of older adults
背景:老長患者的嚴重疾病和深切治療部 (ICU) 住院已被證實會增加長期認知障礙的風險。然而,大多數數據來自從 ICU 納入的患者,不設控制組或入住 ICU 前的認知程度資訊。我們並不知道有一個基於社區的樣本可以檢查 ICU 住院如何改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
方法:我們使用來自 Rush 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 (RADC) 的 5 個不同流行病學隊伍的數據(與 1991 年至 2018 年的醫療保險索賠數據關聯),以觀察在沒有已知認知障礙的情況下納入的年長年人在 RADC 納入前和 RADC 跟進期間的 ICU 住院情況。事件性阿爾茨海默症和所有類型的認知障礙症均透過標準化的年度認知評估方法進行評估。ICU 住院與事件性認知障礙症的關聯在一個改變時間的 Cox 模型中進行測試,當中容許危險發生率在跟進期間在 ICU 住院時發生變化。所有模型都根據年齡、性別、教育和種族進行調整。完全調整後的模型還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身體質量指數 (BMI)、血管風險因素、血管疾病負擔、其他慢性疾病、功能障礙、抑鬱和體能活動基線測量的條件。
結果:參與者 (n=3,822;平均年齡=77.3,,標準差=7.5) 從研究納入起接受平均 7.8 年 (標準差=5.5) 跟進。ICU 住院在 1,992 名 (52.1%) 參與者中出現;有 1031 名 (27.0%) 在 RADC 納入前出現,有 961 名 (261%) 在跟進期間出現。在人口統計數據調整後的模型中,ICU 住院與阿爾茨海默症提高風險相關 (HR=1.63,95% CI=1.41,1.88),及與所有類型認知障礙症提高風險相關 (HR=1.71,95% CI=1.48,1.97)。在完全調整後的模型中,這種關聯性更強,ICU 與阿爾茨海默氏症 (HR=2.10,95% CI=1.66,2.65) 和所有類型認知障礙症 (HR=2.20,95% CI=1.75,2.77) 的風險加倍相關。
結論:我們發現,使用標準化年度認知評估下,與沒有 ICU 住院的年表成人相比,社區長者的 ICU 住院與認知障礙症風險增加一倍相關。由於年長人士的 ICU 住院率高,特別是最近 2019 冠狀病毒病疫情期間的 ICU 住院人數大幅增加,這些發現可能非常重要。

發表作者 
Bryan James 博士 Bryan_James@rush.edu
伊利諾伊州芝加哥 Rush 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