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社會經濟地位較低、持續低薪與認知障礙症風險和記憶力下降速度加快有關

聖地牙哥2022年8月3日 /美通社/ — 根據今天在聖地亞哥和以虛擬方式舉行的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Alzheimer’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AAIC®) 上報告的幾項研究,社會經濟剝奪(包括鄰里不利和持續低薪)與更高的認知障礙風險、更低的認知能力和記憶力衰退更快有關。

較低社會經濟地位與認知障礙症之關係 |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 alz.org

社會經濟地位 (SES)即反映個人工作經驗的社會和經濟衡量標準,以及個人或家庭獲得資源和社會地位的經濟途徑與身心健康和福祉相互關聯。研究探究其對認知的影響正在增加,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的主要發現包括:

  • 遭受嚴重社會經濟剝奪的人士使用收入/財富、失業率、汽車/房屋所有權和家庭過度擁擠來衡量其患上認知障礙症的可能性大大高於遺傳風險高的社會經濟地位較高人士。
  • 較低質素的社區資源和難以支付基本需求與黑人和拉丁裔人士的認知測試得分較低有關。
  • 較高的父母社會經濟地位與對阿爾茨海默症標誌物 ptau-181 負面影響的增強抗逆力、較好的基線執行功能和較慢的老年認知衰退有關。
  • 與收入較高的工人相比,持續低薪人士在老年時記憶力下降明顯更快。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衛生政策副總裁 Matthew Baumgart 表示:「至關重要的是,我們繼續研究與認知相關的健康社會決定因素,包括社會經濟地位,這樣我們才能實施公共衛生政策並創造能夠改善所有人健康和福祉的社區環境。

在最近舉行的阿爾茨海默症協會「促進多元視角:解決與阿爾茨海默症和所有認知障礙症相關的健康差異」會議上,研究人員聚集一起,就重要的健康公平問題分享知識並推動合作,包括社會經濟地位等認知障礙風險的社會決定因素。

與認知障礙風險增加相關的社會經濟剝奪

研究人員開始了解,認知障礙和腦退化症的風險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人的出生、成長、生活、工作和年齡條件。為了加深了解社會經濟條件和患認知障礙症的遺傳風險相互作用如何,盧森堡大學心理學博士學生 Matthias Klee 及其團隊與埃克塞特大學和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合作,檢查了英國生物樣本庫中 196,368 名參與者的記錄數據,這些參與者患認知障礙症的遺傳風險透過風險評分進行評估。

透過這個樣本,研究人員調查了個人社會經濟剝奪(如低收入和低財富)和地區社會經濟剝奪(如就業率和汽車/房屋所有權)對患認知障礙症風險的影響,並將其與認知障礙症的遺傳風險比較。

Klee 和團隊在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上報告說:

  • 個人社會經濟和地區社會經濟剝奪都會導致認知障礙風險,地區層面的社會經濟剝奪與非常貧困社區的人士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增加有關。
  • 對於具有中度或高度遺傳風險的參與者,在調整了個人層面的社會經濟條件後,更大的地區層面剝奪與患上認知障礙症風險更高相關。
  • 使用影像標記進行的分析表明,個人和地區層面的社會經濟剝奪與腦白質病灶負擔更高有關,腦白質病灶是表明大腦老化和損傷的標記。

Klee 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指出人的生活、工作和衰老條件對他們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重要性,特別是遺傳易感性人士。個人健康行為和不受影響的生活條件與解釋認知障礙風險有關,特別是遺傳易感性增加的人士。這些知識為減少受認知障礙症影響的人數提供新的機會,不僅可以透過公共衛生干預,還可以透過政策制定改善社會經濟條件。」

與較低認知測試分數相關的經濟逆境和鄰里劣勢 

大量研究表明,社會經濟地位會影響晚年患認知障礙症的風險。社會經濟地位的研究通常使用接受教育年期和收入水平作為健康研究的一般因素,然而,尚未清楚主觀指標,例如感知的鄰里環境和資源獲取,也可能在認知健康中發揮作用。

為了加深理解這種關係,德克薩斯大學西南分校臨床心理學博士生 Anthony Longoria 碩士研究來自達拉斯心臟研究的 3,858 名不同人士對鄰里物理環境和感知社會經濟地位的觀感以及認知測量(蒙特利爾認知評估分數)。

研究人員發現,較低質素的社區資源、較難獲得食物/取暖和醫療服務以及接觸暴力與黑人和西班牙裔常用的認知功能測試得分較低有關,但與白人參與者無關。

Longoria 表示:「這很重要,因為不成比例的少數群體經歷經濟逆境和鄰里劣勢,此外更有可能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症並且未能及時接受護理。

額外的數據分析表明,感知的鄰里劣勢和經濟狀況也可能影響大腦的腦白質體積 (WMV) 和腦白質白斑 (WMH),兩者都與認知障礙風險和血管因素有關。在整個樣本中,報告的較低收入和教育與較高的腦白質白斑相關,較低的信任、獲得醫療、收入和教育與較低的腦白質體積顯著相關。「暴力」與黑人女性的更多腦白質白斑相關,較低的「信任」與西班牙裔男性的較低腦白質體積相關,較低的「獲得醫療護理」與白人女性的較低腦白質體積相關。

Longoria 表示:「科學家和政策制定者在制定公共衛生政策,以幫助降低阿爾茨海默症和相關認知障礙症的社區風險方面應著重改善鄰里資源包括安全、獲得優質食品、清潔的戶外空間和醫療

父母的社會經濟地位與晚年阿爾茨海默症的影響減少有關 

迄今為止,很少有研究探討社會經濟條件對認知抗逆力力的影響,包括神經退化性疾病的生物學標記。為了研究這點,哥倫比亞大學歐文醫學中心神經心理學教授 Jennifer Manly 博士及其團隊與紐約市一項具有人口代表性的代際研究參與者合作,以確定父母的社會經濟地位(以受教育年期衡量)是否緩衝與血漿 ptau-181(腦老化和阿爾茨海默症的標記)水平的關聯。他們還研究是否與中年人的記憶變化有關,以及阿爾茨海默症和相關大腦變化的緩和是否在種族和族裔群體中相似。

正如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報告,Manly 和團隊發現,隨著年齡增長,父母的社會經濟地位越高,對其子女記憶力、語言和執行功能的阿爾茨海默症標記 ptau-181 影響越小。

Manly 表示:「來自我們多種族、跨代研究的證據表明,早期的社會經濟條件可能會促進認知儲備,以應對阿爾茨海默症相關的大腦變化。這些數據顯示了結構性和政策推動的投資,例如獲得高質素教育,是如何產生代際影響。減少兒童貧困的干預措施可以縮小與阿爾茨海默症相關的差異。」

低時薪與老人記憶力下降較快有關

就低收入對健康影響的研究正在迅速擴大。為了研究長期低時薪是否與記憶力下降有關,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博士後研究員 Katrina Kezios 及其團隊使用了一項有關中年工作的美國成人的全國縱向研究數據。

Kezios 和團隊將研究參與者的低薪歷史分為:(a) 從未低薪;(b) 間歇性低薪;或 (c) 持續低薪,然後探討 12 年來與記憶力下降的關係。

研究人員發現,與從未賺取低薪的工人相比,持續低薪人士在老年時記憶力下降明顯更快。他們每 10 年經歷了大約一年的認知老化;換句話說,持續低薪人士在 10 年內經歷的認知老化程度將是從未獲得低薪人士在 11 年內所經歷的水平。

Kezios 表示:「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提高低薪工人財務狀況的社會政策,包括提高最低工資,可能對認知健康特別有益。」

關於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Alzheimer ‘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AAIC®)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 (AAIC) 是世界上匯集來自世界各地研究人員的最大型聚會,專注於阿爾茨海默症和其他認知障礙症。作為阿爾茨海默症協會研究計劃的一部分,「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是產生關於認知障礙症的新知識及培養重要大學研究社群的催化劑。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首頁:www.alz.org/aaic/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新聞室:www.alz.org/aaic/pressroom.asp
「2022 年阿爾茨海默症協會國際會議」主題標籤:#AAIC22

關於阿爾茨海默症協會 (Alzheimer ‘s Association®)

阿爾茨海默症協會是一個致力阿爾茨海默症護理、支援和研究的全球志願健康組織。阿爾茨海默症協會的使命是透過加速全球研究、推動風險降低及早期檢測,以及盡量提高護理質素及支援,引領終結阿爾茨海默症及所有其他認知障礙症的道路。我們的願景是一個沒有阿爾茨海默症及所有其他認知障礙症的世界®。請瀏覽 alz.org 或致電 800.272.3900。